多重因素影响 煤价季节性波动特征被削弱

原标题:多重因素影响 煤价季节性波动特征被削弱

[导语] 迎峰度夏接近尾声,虽在“秋老虎带动下,下游电厂日耗出现回升,但整体来看,今夏需求端对煤价支撑力度有限,煤价的季节性波动幅度收窄成为常态。

港口煤价波动幅度收窄价格重心仍有下移

据卓创监测,进入7月份以来,秦皇岛港5500大卡动力煤主流平仓价格最高点出现于7月上旬,为595-600元/吨,最低点出现在近日为555-560元/吨;7-8月份主流平仓价格平均为577.67元/吨,较去年同期平均价格597.17元/吨下跌近20元/吨。

多重因素影响 煤价季节性波动特征被削弱

下游用户延续高库存策略

今年7月份以来,北方主流港口的煤炭库存整体呈上涨态势运行,截至8月14日秦皇岛港煤炭库存597.5万吨,较6月底增加119.5万吨,涨幅达到25%。用煤旺季港口库存不降反升,主要原因在于下游用户拉运积极性不高。在进入夏季用煤高峰之前,南方终端尤其电厂用户多已将库存补充至较高水平,7月中旬时全国统调电厂煤炭库存已达到1.4吨的高位,较6月底增加510万吨,达到历年夏天最高水平。这也就意味着在真正的用煤高峰到来之前,南方用户库存已达到高位水平,在传统用煤旺季仅保持刚需拉运即可,长协保障下对市场煤的需求较为平淡,秦皇岛港锚地船只长时间处于20艘以下的低位水平。

多重因素影响 煤价季节性波动特征被削弱

跨区域送电形势良好电力供应充足

今年4、5月份,南方局部地区来水情况并不理想,水力发电量分别出现9.2%、16.5%的同比下降,但进入6月份后随来水情况改善,水力发电量增速转负为正,西南地区等地区外送电增加,沿海地区用煤压力相应减小。此外,西电东送的其他线路也纷纷发力,局部地区内陆电厂日耗持续在较低水平运行,今夏耗煤量有所下降。

据国家电网数据,今夏国家电网公司经营区域内跨区跨省输送电力创历史新高,其中跨区最大输送电力9208万千瓦,较2019年最高值增加1411万千瓦;跨省最大输送电力8050万千瓦,较2019年最高值增加684万千瓦。另外,入夏以来,江苏、湖北、山东等14个省级电网负荷38次创新高。截至7月底,东北、西北、西南3个区域电网累计发受电量同比增长;13个省级电网累计发受电量同比增长,其中甘肃、四川、西藏、新疆电网发受电量增幅超过5%。

进口煤仍为国内资源提供有效补充

据海关总署最新数据,2020年1-7月,全国累计煤炭进口量20009万吨,同比增6.8%。尽管今年二季度以来我国对进口煤的管控力度日益严格,但整体来看,进口煤数量仍出现了较为明显的同比增长,尤其6、7月份进口煤均出现超出预期的增加,这表明用煤旺季进口煤仍为国内用户库存高位运行出了一份力。受国际公共卫生事件影响,全球范围内动力煤下游需求不佳,国际煤价下跌明显,而国内疫情管控较为理想,经济恢复速度较快,大量进口煤流入国内市场。

多重因素影响 煤价季节性波动特征被削弱

整体来看,今年夏季煤价波动幅度仍有收窄,下半年用煤形势或有好转,但整体来看煤价出现急剧上涨或迅速下跌可能性也较为有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