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寻旅行的意义

原标题:找寻旅行的意义 来源:原创

  旅行是观察身边的景色和事物,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是指个人。旅游指游玩,是以团体出行,在时间上是很短暂的。

  记忆中,旅行是吉他的和弦,微醺的空气里回荡着陈绮贞的歌声:“你品尝了夜的巴黎,你踏过下雪的北京,你迷失在地图上每一道短暂的光阴。”当人们追问旅行的意义时,毛姆写道:我旅行一趟,回来时不会依然故我。

  出生于律师家庭的毛姆,惯常以冷静乃至挑剔的态度审视人生。在《客厅里的绅士》一文中,他说,我喜欢旅行是因为“喜欢到处走动,我享受旅行带给我的未知的感觉”。已经不复存在的故我和不再拥有的陌生感,在你所陌生的异地等待着你,旅行的本质魅力不过是未知。人们往往会因独特感而着迷于一个从前未被发现的角落。就如阿兰·德波普曾在加油站发现了生活的诗意,他在《旅行的艺术》中把原因归为,这里是一个“全新且实在的场景”。

  旅行中与异于平时生活的风景相见,能使人们暂时摆脱因循僵滞的生活,这是独属它的魅力。偶尔暂别熟悉的城市,去造访异乡的人,从现存的习俗,去看土地的过往,在旅行中,去体味人情。

  石田裕辅这样形容台湾:“台湾最美的风景,确实是人。”柴路得的旅行或许更好地阐释了这句话,他的旅途上没有相机,没有驴友,有的是每一处形形色色的人,他沿着沉默的轨迹,去了解沉默者的故事。那些口吃少年、失语症患者、阿尔茨海默症老人,甚至是习惯闭嘴的机密保管员,在沉默的底色中被赋予了生命的亮色。

  旅行不是探寻新的疆域,而是抛弃旧的世界。每一个我们认为陌生的地方,实质却是别人再熟悉不过的地方。“城市与城市,目的地与目的地,其实相对无异。而旅行,其实是一个找寻不同的自己的过程。”如今的青年,被戏称是一毕业便成了中年人,他们没有时间去远行,没有心情去看世界。旅行并不是旅游,它不是走马观花似的观赏,是接近土地,带着行走的力量。

  瑞士小说家帕斯卡·梅西耶说:“我们为什么会为无法出门旅行的人感到难过?因为他们无法涉足外在世界,内在不能随之延展。”无法于行走中丰富自我,因而被剥夺深入自己内在的可能性,被困在僵化的区域里。

  你拥抱热情的岛屿,你埋藏记忆的土耳其,你搜集了地图上每一处的风和日丽,却说不出旅行的意义。”音符停留在伴奏,而我相信,旅行的魅力所在,就如《沿路向西》中所言“每天太阳从我背后升起,再晒到我因骑车而黝黑的脸庞,我想,我成了一个追逐太阳的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