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素平台与供应链金融融合发展

原标题:要素平台与供应链金融融合发展 来源:原创

  在产业链复苏过程中,为帮扶企业渡过难关,3月以来,国务院常务会议多次强调利用供应链金融缓解企业融资难题。其中,要素交易平台为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更好地帮扶中小微企业,通过牵手银行联合开展供应链金融业务,充分利用链接产业链的优势,向供应链条上的中小微企业输血。多家平台的金融解决模式也受到了肯定。

  8月12日,中国建设银行海口美丽沙支行与海南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就供应链金融业务开展过程中涉及的客户选择、风险识别与防范、银企合作进行深入探讨;8月11日,包头稀土产品交易所成功入驻中国工商银行融e联平台,据该交易所介绍,与工行合作的供应链融资项目,可结合稀土企业自身的生产经营特点,为企业提供更加便捷的融资渠道,满足稀土企业资金需求;8月10日,齐商银行临沂分行与临沂国际商品交易中心,就银行授信、供应链融资等合作进行了座谈交流;7月29日,山东省农业发展信贷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山东省农担公司)正式印发《威海国际海洋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供应链融资担保操作方案》,该方案由山东省农担公司、合作银行和威海国际海洋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三方共同参与。

  一边是为推动供应链金融发展而努力,一边是付出已得到认可。7月30日,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以下简称上海自贸试验区)第十批金融创新案例发布会上,上海票据交易所供应链票据平台成功入选上海自贸试验区第十批金融创新案例。据介绍,供应链票据平台成功落地首批供应链票据贴现业务,降低了供应链的全链条成本。今年6月份,EFEC中国产业链与供应链金融联盟发布了《2019—2020年全国供应链优秀企业及杰出个人白皮书》,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天津金融资产登记结算公司成功入选“全国供应链优秀金融机构案例”,瑞茂通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入选“2019—2020年中国大宗商品交易模式杰出创新奖”,陕西煤炭交易中心入选“2019—2020年中国物流金融领域10强榜单”。

  供应链金融快速发展,不断创新与应用,得益于庞大的市场规模。据普华永道数据及亿欧智库推测,2019—2025年,我国供应链金融市场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5.2%,到2025年,市场规模将达到20万亿元。

  面对这一片蓝海,国家近年来不断鼓励供应链金融发展,其也成为多个领域内盘活产业链的重要抓手,在维护和支持产业发展及经济运行过程中发挥出了重要作用。在此次疫情期间,供应链金融帮助中小企业纾困作用更加凸显,这也更加坚定了中央和地方不断出台政策加持其发展的信心。8月7日,厦门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官网发布了《关于印发促进供应链金融发展若干措施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从鼓励供应链金融业务主体集聚、激发供应链金融业务创新活力、实施供应链金融业务扶持奖励、加强供应链金融风险防范和管理四大方面出发,制定了共十六条细则。《通知》第五条称,支持金融机构和机构投资者通过厦门产权交易中心、厦门国际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开展供应链金融底层资产的产权交易或资产转让,实施批量便捷审批;第六条称,要依托“信易贷”平台建设供应链金融公共服务平台,持续完善普惠金融信用信息体系和共享机制。

  期货日报记者注意到,《通知》中提出依托政府相关机构或平台发展供应链金融。对此,一位交易场所负责人告诉记者,实际中,越来越多的政策开始倾向于通过平台来发展供应链金融。该负责人认为,金融机构要加大对核心企业的融资保障,才能有效地保障整个供应链资金和融资的安全循环,而要素交易平台具有集聚商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的天然土壤,是发展供应链金融的最佳抓手。

  “要素交易平台在发挥供应链金融方面具有普遍适用性和重要价值。”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副会长宋向清在接受期货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首先,要素交易平台一端连接生产,一端连接市场,中间融通资金,具有整合供应链金融的先天优势,是服务于供应链金融上下游的“全能选手”,因此具有普遍适用性;其次,要素交易平台在我国的布局密度越来越大,空间更加合理,对供应链金融的支撑作用将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具有市场穿透力和政策影响力;最后,要素交易平台具有涉及供应链金融的企业孵化力和人才培育优势,可以强化供应链金融创业型人才和创新性企业的体系支持。

  宋向清建议,各级政府应加大布局国际技术转移中心、国家级知识产权运用中心的政策力度,通过建设大数据运营交易平台等要素交易平台,探索数据驱动的供应链金融示范园区和企业;加强要素交易平台与供应链金融可以共享互用的创新和创业型人才政策支持,创新要素交易人才和供应链金融人才的融汇机制,多维度、多层次地推进要素市场和供应链金融市场的产业链接和市场缝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