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PR改革一周年:企业贷款利率终于低于住房贷款利率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改革以来LPR报价逐步下行,较好地反映央行货币政策取向和市场资金供求状况,已成为银行贷款利率定价的主要参考,且LPR已内化到银行内部资金转移定价(FTP)中。

  8月20日,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2020年8月20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为:1年期LPR为3.85%,5年期以上LPR为4.65%。

  “本月1年期MLF招标利率保持不变,表明本月LPR报价的参考基础未发生变化。”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此外,7月以来以DR007为代表的市场资金利率中枢仍在小幅上行,意味着银行平均边际资金成本存在一定上行压力,银行下调8月LPR报价加点的动力不足。”

  2019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改革完善后的LPR由报价行在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上加点报出,加点幅度主要取决于各行自身资金成本、市场供求、风险溢价等因素。LPR改革至今已经一周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到,LPR改革一年来,货币政策传导效率明显增强,央行政策利率MLF在原来影响货币市场、债券市场利率的基础上,还可进一步影响贷款市场利率。此外,企业贷款利率下降明显,利率隐性下限已被打破。展望未来,需进一步增强MLF传导的有效性、推进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

  货币政策传导效率提升

  中国的利率市场化改革肇始于1996年,当时人民银行放开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此举被视为利率市场化的突破口。此后,利率市场化改革相继在债券市场、存贷款市场渐次推开。虽然目前中国的存贷款利率上、下限已经放开,但仍保留存贷款基准利率,存在存贷款基准利率和市场利率并存的“利率双轨”问题。

  鉴于此,2019年8月央行推进贷款利率市场化改革。改革后LPR参考MLF,贷款利率则锚定LPR。现在看,改革后央行的政策利率(MLF)有效传导至贷款利率,提高了货币政策的传导效率。

  具体而言,改革以来LPR报价逐步下行,较好地反映央行货币政策取向和市场资金供求状况,已成为银行贷款利率定价的主要参考,且LPR已内化到银行内部资金转移定价(FTP)中。这意味着,货币政策传导渠道有效疏通,“MLF利率→LPR→贷款利率”的利率传导机制已经建立。

  记者根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2020年8月1年期LPR、5年期以上LPR分别为3.85%、4.65%,分别较去年8月下降40BP、20BP。同期,一年期MLF利率由3.3%降至2.95%,下降35BP。除去年8月第一次报价外,其他月份一年期MLF一旦下调,一年期LPR必定跟随下调。“这些调整明确了央行货币政策价格工具的传导机制,表明央行政策利率MLF变动对LPR变动将产生更直接有效的影响。”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

  在这一改革过程中,MLF利率的信号意义逐渐增强。实际操作中,央行MLF操作逐渐定期化:今年以来,MLF几乎都是每月15日操作(如遇节假日顺延),以每月20日LPR报价提供参考。

  央行最新发布的《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首度指出,MLF利率作为中期政策利率,是中期市场利率运行的中枢,国债收益率曲线、同业存单等市场利率围绕MLF利率波动。换言之,MLF不仅可以影响国债收益率、同业存单等市场利率,还可以影响贷款利率——MLF利率对货币市场、债券市场、信贷市场的定价都产生影响,“利率双轨”的问题得到一定解决。

  与此同时,LPR改革有效促进了贷款利率的下行。央行数据显示,6月金融机构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06%,相比去年9月末下降56BP;而同期一年期LPR降幅为35BP——贷款利率明显降低,且降幅大于LPR降幅。

  “LPR降,那么贷款利率跟着一起降;LPR不降,贷款利率也得降。监管部门窗口指导银行,要求每季度降低LPR点差,因此贷款利率降幅比LPR降幅大。”某股份行资产负债部人士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LPR改革中,人民银行新增了5年期以上LPR报价。8月20日,5年期LPR报价为4.65%,相比此前的5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仅下行25BP,同期1年期LPR相比此前1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降了50BP。

  由于5年期以上LPR是住房按揭贷款的定价基准,因此央行通过差异化调整1年期及5年期以上LPR既降低了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又避免了过度刺激房地产。

  Wind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末企业贷款(加权平均,下同)利率为5.48%,低于个人住房贷款利率12BP。这是2007年有数据统计以来,企业贷款利率首度低于个人住房贷款利率。二季度这一特点仍在保持,前者低于后者16BP。

  MLF交易对手可进一步拓展

  在LPR运行一年后,一些市场人士建议可适度增加期限点报价,以形成完整的LPR曲线,提高LPR的参考性和基准地位,比如增加1-5年期限的报价。

  此外,需进一步提升MLF利率的传导作用。“我国LPR以MLF利率加点报价形成,而非基于银行真实存款利率,并不能准确反映银行放贷的资金成本,限制了银行负债成本向LPR的传导效果。”中部省份某国有大行公司部负责人坦言。

  具体看,银行业整体负债结构中,占比最大的是存款,而MLF余额在银行负债端的占比约3%。此外,央行MLF的交易对手主要是国有大行及股份行,诸多中小银行并不能从央行获得MLF,中小银行对贷款的定价可能更看重负债成本的变化,而不是LPR的变化。

  前述中部省份国有大行公司部负责人建议,应将部分资质较好的中小银行纳入MLF覆盖范围,以增强中小银行的LPR报价精准度,提高银行负债成本向LPR传导的效果。

  在LPR改革后,MLF利率与货币市场利率、债券市场利率、贷款利率大致形成了联动调整的关系,但存款利率尚未市场化,由此前者和后者可能形成套利机会。比如今年上半年市场利率快速下行后,部分企业通过发债融资后购买结构性存款套利。

  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连平称,近年来中国利率市场化快速推进,存贷款基准利率的政策效用正在逐渐淡化。在利率市场化改革过程中,应该更加重视市场化的供求关系对存款利率的影响,应以市场化改革为导向逐步取消存款基准利率。

  “目前银行贷款以更具市场化的LPR为定价基准,而存款仍以较为钝化的中央银行存款基准利率为定价基准,打破了以往存贷款基准利率同向变动的规律,增加了商业银行利率风险。因此,未来应推动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前述中部省份国有大行公司部负责人表示。

  (作者:杨志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