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复苏乏力 全球海上钻井巨头接连倒下

原标题:石油复苏乏力 全球海上钻井巨头接连倒下 来源:人民网-能源频道

    原文来源:北京商报网

    尽管沙特信誓旦旦,称年底石油需求将恢复到97%,但乐观的前景仍然无法阻挡该行业当下的雪崩,破产的消息接二连三,从页岩油气到海上石油,均没能逃过一劫。继戴蒙德之后,走向破产的海上钻井公司再添一员,即已经负债约70亿美元的全球最大海上钻井平台所有者Valaris。对于海上石油行业来说,高昂的成本、油满为患的需求、对现金的渴求,是在行业缓慢复苏过程中避不开的挑战。

    负债约70亿美元

    在油价暴跌至负数的4个月后,又一个受害者倒下了。当地时间8月19日,Valaris发布公告称,已经自愿向美国得克萨斯州南部地区破产法院提交了第11章财务重组申请,寻求重组约70亿美元的债务负担。按船队规模来算,Valaris Plc称得上是全球最大海上钻井平台所有者。

    在声明中,Valaris表示,公司已与其约一半的票据持有人签订了具有约束力的重组支持协议,并获得了5亿美元的债务人持有资产融资。该公司在破产请愿书中列出的总资产约为130亿美元,总债务约为78.5亿美元。

    “能源行业的大幅下滑,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加剧。”Valaris Plc首席执行官汤姆·伯克表示,“这迫使我们采取这一步骤,创建一家能够适应该行业长期收缩的更强大的公司。”他说,公司计划在破产期间继续不间断地为客户提供服务。

    对于Valaris而言,这份重组协议将削减逾65亿美元债务,并将把其现有的信贷安排和无担保票据转换为股权。现有债券持有人同意支持5亿美元的新债券。

    资料显示,总部位于伦敦的Valaris于2019年由Ensco Plc和Rowan Companies Plc合并而成,是全球海上钻井服务的行业领导者。该公司运营着世界上最大的海上钻井平台船队,由74个钻机组成,在六大洲的几乎每个主要离岸市场都有钻井业务。

    在走到破产这一步之前,Valaris的财务状况已经有些堪忧。7月底,Valaris发布了2020财年中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Valaris营业收入为8.45亿美元,同比下跌14.59%,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净利润为-41.14亿美元,同比暴跌了2012.46%。

    海上钻井告急

    在海上钻井这一领域,Valaris不是第一个倒下的。早在今年4月,戴蒙德海上钻探公司就申请了破产保护。2019年,戴蒙德的总营收为9.81亿美元,约有雇员2500人,在墨西哥湾拥有大量业务。

    后来,价格战和疫情席卷了墨西哥湾的海上钻探业务。在申请破产保护前,标普宣布将其债务评级下调至D,意味着该公司或将不会支付债务,戴蒙德海上钻探公司登记资产约58亿美元,债务约26亿美元。

    而就在Valaris前不久,其另一大竞争对手海洋钻井承包商诺贝尔公司也于8月初申请破产保护,以重组其债务。

    还有部分公司仍在悬崖边缘挣扎。太平洋钻探公司本月早些时候表示,它可能会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第二次重返破产法庭,全球最大的深水石油钻塔拥有者Transocean则表示正在探索战略替代方案。

    “海上钻探在结构上受到了破坏,难以很快恢复。”伯恩斯坦分析师尼古拉斯·格林在周三给投资者的一份报告中这样写道。

    2014年,油价曾攀上每桶100美元的高峰,那也是海上钻井行业的高光时刻,根据Evercore ISI的数据,该行业在2014年达到了322台钻机的顶峰,钻机可在400英尺深的水域中开采石油。

    但自从油价暴跌至每桶30美元以下以来,海上石油行业一直在挣扎。Evercore ISI的数据还显示,今年钻井船的数量已经下降了约1/3至221台。雷斯塔能源曾预计,2020-2021年间,全球海上钻井公司将会有多达10%的合同量被取消,相当于总收入损失约30亿美元。

    与陆地项目相比,海上油井的优势在于,它们可以生产相对稳定且可预测的石油量长达数年之久。 但标准普尔全球评级分析师克里斯蒂娜·贝塞特指出,这需要巨额的前期成本,而现在,“他们已经处境不佳,负债累累,无法产生现金”。

    “海上钻井成本非常高,比页岩油还要高,现在页岩油的日子都不好过,更不用提海上钻井了。一般海上钻井需要油价维持在70美元/桶左右,好一点的话可以降至60美元”,中国能源网首席研究员韩晓平表示,但从现在的局势来看,很难说什么时候能达到这个水平。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指出,在同等的地质条件下来看,与陆地项目相比,海上作业的确比较难,成本相对较高,但前提是储量没有太大的差异。其实时间拖得越长破产的石油公司越多,对于陆上和海上项目都一样。

    需求仍然脆弱

    就在Valaris拉响破产警报的同一天,沙特却给出了乐观的信号。周三当天,沙特阿拉伯能源部长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表示,在今年上半年需求创纪录地下滑之后,预计到年底,全球石油需求将恢复到大流行前水平的97%。

    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的理由是石油市场显示出“好转的迹象”,包括全球库存减少、浮动储存减少、燃料需求迅速恢复,特别是全球和沙特阿拉伯的汽油和柴油需求。

    但在林伯强看来,年底恢复至97%的水平很难,能达到80%都很不容易了。

    韩晓平也认为,现在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很高,尤其是美国经济,包括巴菲特、索罗斯释放出撤资信号,而油价一直就是经济的晴雨表,即便是OPEC现在的减产,也无法起到主导作用,现在供需关系越来越差,疫情反弹明显,在这个背景下很难指望经济复苏。

    事实上,供过于求仍然存在。雷斯塔能源最近公布的分析结果显示,从8月开始,OPEC此前减少的石油产量即将部分恢复,这将造成新的4个月大约1.7亿桶石油的供应过剩,理由是目前疫情仍然在全球主要市场持续扩散,石油需求或许并不会像之前认为的那样迅速反弹。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国际能源署(IEA)也给出了同样的看法。在近期的报告中,IMF预计,新冠肺炎疫情将导致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同比下降约8%。IEA则指出,今年全球石油需求料将减少790万桶/日。

    Worldometers世界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8月20日12时28分,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突破2258万例,累计死亡病例超过79.1万例。美国仍保持着每日约5万例的新增病例数,而在西班牙、法国、德国等地,疫情反弹的趋势异常明显,单日新增超千例。

    “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可能是长期的,势必会在一定程度上破坏需求,特别是航空燃油需求。”三菱日联金融集团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全球石油需求要到2023年三季度才有望恢复到疫情暴发前的水平,而且还将有250万桶/日的‘永久性需求损失’。”

    OPEC+在周三的视频会议上也有此担忧,在维持减产水平不变的同时,要求伊拉克、尼日利亚、安哥拉和哈萨克斯坦为5-7月的过度生产进行补偿,因此本月和下月的减产幅度将进一步加大。受OPEC+协议的推动,布兰特原油在每桶45美元上方的近5个月高点交易,相较于4月16美元/桶的低点,已经上涨超过一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