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我国食糖进口或倍增 广西甘蔗临储能否抵住购全球的冲击

原标题:今年我国食糖进口或倍增 广西甘蔗临储能否抵住购全球的冲击

2020年,对于国内的饮料、甜品市场,注定是一个收益增加的年份,但对于国内的榨糖和甘蔗种植户而言,今年却是一个艰难的转折期。

根据海关统计,2019年全国累计进口食糖339万吨,增幅21.07%;而在今年,1-6月我国食糖进口数量为124万吨,同比增长16.2%,这其中有40多万吨是在6月份进口的。

原因无他,从今年5月份我国进口白糖保障措施到期,全球食糖进口至我国的大门被彻底打开。


资料显示,与小麦玉米等主粮作物一样,我国对白糖实施的也是进口配额管理,2020年我国食糖进口关税配额总量为194.5万吨,其中70%为国营贸易配额。

但是,由于国内特殊的作物种植结构,导致我国食糖价格远远高于国际白糖价格,为此,我国于2017年依据世贸规则,对白糖进口实施为期5年的保障措施,即通过关税技术手段提高巴西等国食糖进口税率,以此保障国内甘蔗和制糖业不受冲击。

但可惜的是,随着5年保障期的结束,我国的白糖产业没有丝毫改观。截止目前,进口食糖均价约为2600元/吨(最终国内分销成本不超3500元,即便是配额外综合成本也在4500元以内),而我国国产白糖的价格则达到5400元/吨左右。

但是,更为糟糕的是,由于国内整个白糖产业未有大的变更,为保障农户种植收益,地方部门还不得不继续实施一系列的补贴收购措施。

今年6月24日广西政府发布《关于印发广西食糖商业储备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文件规定当广西食糖市场价格比广西制糖企业平均成本低15%并持续30天以上或自治区政府认为有必要时,启动食糖临时储存工作,并明确临储标准为连续三周低于4500元、临储规模为30-50万吨,并具体到25家糖厂——价格虽然不及蔗农预期,但好歹价格的底部有所保障。

而真正的市场冲击才刚刚开始,虽然根据国家有关部门公布的2020年粮棉油糖进口再分配公告推算,剩余的白糖进口配额已经不多,但考虑到当前的价差,即便是征收125%的最高普通税率,白糖进口依旧是有利可图。

而就在近期,作为全球最大的食糖消费国,同时也是全球第二大食糖出口国,有消息称,印度政府9月初或向糖厂发放200亿卢比补贴,目的是鼓励白糖出口——尽管目前印度国内甘蔗价格低廉,但由于压榨厂目前还欠蔗农高达近200亿卢比的货款(而印度政府则拖欠糖厂700多亿卢比货款),因此,印度仍希望通过出口来刺激国内经济的复苏。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全球最注重食品安全的欧洲地区,近期法国有意从2021年起允许恢复使用含新烟碱杀虫剂的甜菜(betterave)包衣种子。据悉,法国是欧洲最大的产糖国,糖产业为法国提供了4.6万个工作岗位,其所用原料主要为甜菜。

此外,在泰国,虽然今年受经济影响,导致该国缩减了甘蔗价差补贴(在该国新鲜甘蔗收购占比80%,火烧甘蔗占比20%,为鼓励农户交售新鲜甘蔗减少环境污染,政府通常会安排差价补贴),但来自其他方面的政府补贴相信不会受到影响,比如生产资料等补贴。

而这其中,作为全球食糖最主要产国和出口国的巴西,更是提前一步。

资料显示,巴西具有广袤的土地,大量的热带雨林覆盖,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由于全球食糖消费量的增长,导致巴西热带雨林遭受砍伐,随后当地政府出台措施,在亚马逊雨林和中部湿地实施甘蔗种植禁令,但现在,这一禁令已在去年年底被取消。

由于巴西是一个狭长的国度,因此巴西的甘蔗可以做到全年供应,糖厂也几乎都是全年开工。作为资源大国,巴西甘蔗种植场的规模一般是1.2-2万公顷,即是18-30万亩,租金极其低廉(大部分为自有土地),并且亩产也远远高于我国,达到5.3-6吨/亩。

大规模种植带来的好处就是能让大型机械在田地里驰骋,在巴西,从田间用汽车拉运甘蔗回糖厂,每车可装运80吨甘蔗!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巴西甘蔗生长期则可长达6年,而我们的甘蔗生长期平均为3年,即种植甘蔗收获3年后就要翻起来重新种植。

在收购定价方面,巴西主要采取的是CONSECANA方式,即组织由农民和制糖企业组成的非官方蔗农组织,根据甘蔗含糖分来决定的,含糖分越高,收购价格也会跟着上涨,真正做到重质不重量。

而在我国,与大多数农作物一样,虽然主管部门希望引导农作物种植,但大多是政府给一个统一价格,而最终的进厂价格是绝大部分是根据重量来计算,重量不重质。

目前巴西已经是全球最大的食糖生产和出口国,随着种植禁令的取消,巴西制糖业又将进入一个新的扩张期。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针对美国对其食糖征收140%关税的问题,巴西有关方面已经提出,如果美国对巴西糖免除进口关税,那么巴西也可以给予美国乙醇零关税优惠——实际上,在巴西食糖是生产燃料乙醇的最大原料,巴西扩张甘蔗种植的根本目的主要在于降低其乙醇生产成本,食糖出口只是附加因素。

而作为对比,在我国食糖进口保障限制期内,国内的榨糖产业依旧是举步维艰。

根据来自ST南糖(000911)发布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2020年该企业上半年预计盈利3,800万元-4,300万元,较上年同期扭亏为盈——去年同期则为亏损4.98亿元。

面对来势汹汹的进口食糖,国内的榨糖业能否守住自己的阵地?或者,食糖制造业是否会重走大豆老路?


今年我国食糖进口或倍增 广西甘蔗临储能否抵住购全球的冲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