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晶转债强制赎回致暴跌近50% 警钟:莫接最后一棒

  原标题:泰晶转债强制赎回致暴跌近50% 高溢价可转债鸣警钟:莫接最后一棒

泰晶转债强制赎回致暴跌近50% 警钟:莫接最后一棒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蔡越坤 资本市场上“稳赚不赔的生意”能持续多久?

  被赋予这个称号的可转债,最近给热衷爆炒这个品种的投资者,上了一堂现实的风险教育课。

  5月6日晚间,泰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603738.SH,以下简称“泰晶科技”)发布提前赎回其发行的泰晶转债(113503)的提示性公告。这让泰晶转债的持有者“炸了锅”。

  5月7日,泰晶转债的价格犹如被“爆锤”一般,以暴跌30%开盘,报255.46元。随后,上交所紧急公告:泰晶转债5月7日上午交易出现异常波动。09时30分开始暂停泰晶转债交易,自14时57分起恢复交易。尾盘三分钟,泰晶转债继续暴跌,最终以47.68%的跌幅收盘。

  暴跌的原因在于,截至5月6日,泰晶科技股价为24.12元,泰晶转债转股价格为17.9元,其转股价值仅为134.75元。而3月18日以来,泰晶转债遭遇爆炒,价格从160元附近迅速拉升,最高触及420元,至5月6日收盘价亦达到364.94元,转股溢价率高达170.83%。这也为泰晶转债此时面临的风险埋下了伏笔。

  如果泰晶转债被强制赎回,意味着债券价格将从364.75元暴跌63%至134.75元,高价接盘者将巨亏离场。  

  今年以来,部分资金“刀口舔血”爆炒可转债,致使一些品种严重背离实际价值。此番泰晶转债强赎致暴跌,使得高溢价可转债迅速降温,出现大跌“熄火”的走势。不少业内人士表示,接下来几天,泰晶转债价格或有反复,但转债价格终将价值回归,投资者应警惕风险,注意不要去接最后一棒。

  抑制过度炒作的强赎条款

  公开资料显示,泰晶科技于2017年12月15日公开发行了215万张泰晶转债,每张面值100元,发行总额2.15亿元,票面利率1.00%。

  2020年5月6日,泰晶科技公告表示,公司股票3月30日至5月6日期间,连续三十个交易日中至少有十五个交易日收盘价格不低于泰晶转债当期转股价格的130%(即23.27元/股),已触发赎回条款。赎回登记日收市前,泰晶转债持有人可选择在债券市场继续交易,或者以转股价格17.90元/股转为公司股份。赎回登记日收市后,未实施转股的泰晶转债将全部冻结,停止交易和转股,被强制赎回。本次赎回完成后,泰晶转债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摘牌。

  按照5月6日泰晶转债364.94元的收盘价计算,泰晶转债投资者有三个选择和相应亏损结果:第一,等待上市公司赎回,赎回价格是100元债价+0.4%利息,相较于5月6日收盘价亏损约73%;第二,债转股,根据转股价和最新泰晶科技股价,转债静态价值是134元,相比5月6日收盘价亏损63%;第三,二级市场卖出,承担价格下跌损失(5月7日最高跌幅近50%)。

  无论是哪条路,对于高位接盘的泰晶转债投资者而言,至少“腰斩”的亏损。

  值得注意的是,泰晶转债此前曾3次触发了强制赎回的条件,但泰晶科技均选择了放弃。

  具体而言,泰晶科技股票分别于2019年12月13日至2020年2月3日期间、2020年2月4日至3月6日期间、2020年3月9日至3月27日期间连续三十个交易日中至少有十五个交易日收盘价格不低于“泰晶转债”当期转股价格的130%(即23.27元/股),已触发泰晶转债的赎回条款。但泰晶科技均公告称,不提前赎回泰晶转债。

  今年3月,泰晶转债多次触发赎回条款,但泰晶科技均发布了《关于不提前赎回“泰晶转债”的提示性公告》。

  直到此次,其再次触发强制赎回的条件。泰晶科技表示,本次可转债赎回价格可能与泰晶转债的市场价格存在差异,强制赎回导致投资损失。

  据多位可转债投资者表示,之前泰晶科技公告不提前赎回泰晶转债,也是在一个时间段内的规定。而在下一个连续三十个交易日后,也没有规定上市公司不可以更改主意。因此,投资者应该只能按照公告选择被赎回或者转股。

  据记者了解,强制赎回是抑制转债过度炒作的有效条款之一。

  泰晶转债的有条件赎回条款为:在转股期内,如果公司A股股票连续三十个交易日中至少有十五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不低于当期转股价格的130%(含),或本次发行的可转债未转股余额不足人民币3000万元时,公司有权按照债券面值加当期应计利息的价格回全部或部分未转股的可转债。

  而泰晶转债于3月18日开始加速上涨,在3月19日涨至近期最高价420元,4月基本围绕340元上下波动。截至5月6日,泰晶转债的收盘价为364.94元,转股溢价率高达170.83%。

  对于赎回的原因,5月7日,泰晶科技董秘单小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规则,泰晶转债再次触发了赎回的条件,公司有权按照债券面值加当期应计利息的价格赎回全部或部分未转股的可转债。”

  此外,他表示,此前在疫情严重期间,公司可转债有三次触及赎回条件,基于当时特殊时期公司的能力和条件等各方面的局限,公司放弃了赎回权利,并履行了必要的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但考虑到期间泰晶转债价格较面值溢价远高于公司股价较泰晶转债转股价溢价,公司多次在公告及E互动回复中,对转债交易风险作充分风险提示。

  单小荣补充称,后随着公司的全面复工复产,基于公司具备一定的资金调配等能力的考虑,公司本次决定赎回泰晶转债。公司将继续立足主营业务、踏实经营,努力以业绩成长来回报广大投资者。

  警惕高溢价可转债

  泰晶转债遭强制赎回后致投资者血亏,也给今年火爆的可转债市场敲响了风险的警钟。

  可转债因其在债券收益率保底的情况下,通过二级市场交易炒作有望搏取收益,从而被很多投资者奉为“只赚不赔的买卖”。

  今年以来,有多只可转债遭投资者追捧,可转债价格严重偏离正股股价。

  记者根据Wind资讯统计,截至5月6日,转股溢价率超过100%的有21只可转债,横河转债(123031)更是突破300%,泰晶转债也在高转股溢价率之列。

  此前,上交所已表态将可转债交易情况纳入重点监控;深交所亦表示,对涨跌幅和换手率异常的个别可转债进行持续重点监控,并及时采取监管措施。4月1日,深交所再次提醒投资者,要高度重视可转债交易风险,对涨幅较大的可转债,不应再将其视为安全性较高的债券类品种。

  投资者面临可转债被强赎的风险之外,还会面临兑付的风险。

  4月29日,辉丰股份发布了关于可转换公司债券可能被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公告。公告称,公司于2020年4月29日在指定信息披露媒体披露了《2019年年度报告》,2019年业绩为亏损,2018年度业绩为亏损。根据深交所的有关规定规定,如果公司最近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公司的可转换公司债券可能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实施暂停上市。

  据悉,辉丰转债发行于2016年4月21日,债券余额8.44亿元,期限为6年期。辉丰转债自4月29日停牌交易,深交所将于15个交易日内决定其是否实施暂停上市。意味着投资者可能面临该产品违约的风险。

  2019年12月26日,证监会曾发文提示可转债的三大风险包括:第一,正股价格波动的风险。可转债的价格与股票市场价格有正向联动性,当股票市场价格下跌时,一定期间内可转债价格下跌甚至跌破票面价的情况也时有发生。虽然不影响可转债到期收益,但正股价格一直下跌,会增加可转债的持有风险,也会增加持有可转债的时间成本。

  第二,利息损失的风险。虽然大部分可转债最终都能转股,但实践中也存在到期未转股、大股东还钱的特例。尤其是当公司股价一直下跌,转股价高于正股价格时,投资者大部分都不愿转股,造成上市公司短期内面临巨大的偿债压力,最终偿付的利率可能还不一定达到定期存款的水平,投资者的高利息机会成本容易面临挑战。

  第三,提前赎回的风险。可转债发行人在发行可转债时就会明确在特定条件下将以某一价格赎回债券,而赎回债券往往限定了投资者收益率上限,容易造成投资者机会成本的损失。

  继5月6日泰晶科技公告提前赎回后,5月7日,有多只高价可转债“熄火降温”,此前的高价可转债均遭遇了价格暴跌,泰晶转债暴跌30%,晶锐转债跌13.76%,横河转债跌13%。截至5月8日,泰晶转债微涨1.52%,报193.83元,多只高价转债价格涨幅明显遭到抑制。

  对于高溢价可转债的风险,渤海证券表示,目前市场上依然有一定数量的双高可转债,截至5月6日转股溢价率前十的可转债有横河转债、辉丰转债、亚药转债、泰晶转债、洪涛转债凯龙转债蓝盾转债顺昌转债盛路转债模塑转债,其中横河转债的转股溢价率为338.83%、辉丰转债为263.68%、其余均在140%至180%之间。对于这类双高的可转债,即使公司发布“不提前赎回”公告,依然应警惕突发的强制赎回风险。

  一位可转债投资者表示,泰晶转债投资者遭强赎也是给疯狂炒作可转债的投机者足够的教训,有利于转债市场长期理性稳定的发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