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诚信:取消外资机构投资额度限制落地 对外开放迎新里程碑

  作者:中诚信国际研究院分析师 卢菱歌、翟帅

  2020年5月7日,人民银行、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期货投资资金管理规定》(下称“《规定》”),明确并简化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期货投资资金管理要求,进一步便利境外投资者参与我国金融市场。《规定》正式取消合格投资者投资额度限制,为我国金融市场开放的又一里程碑。中诚信国际认为,短期内取消境外投资者投资额度限制带来的增量资金可能有限,但长期来看对于吸引更多境外资金流入、提高境外投资者参与度、扩大债市对外开放等有着积极意义。

  稳步放宽QFII、RQFII限制条件,取消投资额度限制正式落地

  近年来,监管机构不断放宽境外合格投资者机制的限制条件,便利QFII、RQFII机构在我国证券市场进行投资。2011-2015年,监管通过增加合格投资者投资额度、放宽合格投资者可投资产品范围方式,逐渐对放宽QFII、RQFII机构的投资限制。2016年,证监会取消此前对QFII资产配置中,股票配置不低于50%的要求;同年,外汇管理局再次提高了合格境外投资者额度上限,并对将QFII、RQFII机构汇入本金的锁定期从一年缩短为三个月。2018年6月,外汇管理局彻底取消了本金锁定期要求,QFII、RQFII机构可根据需求随时汇出本金,同时取消每月汇出资金为净资产20%的限制,QFII、RQFII机构在我国境内投资更为便利。

  但根据2018年的规定,外汇管理局需要对单家合格投资者投资额度实行备案和审批管理,审批手续比较复杂。同时,QFII、RQFII机构在我国境内投资仍有基础额度标准的限制,合格投资者的投资额度由其资产规模决定,且拥有2000万美元以上,50亿美元以下的硬上下限。若QFII、RQFII机构投资额度超过基础额度,需要通过其托管人进行申请,且需要提交申请表、至少三年的资产负债表等资料,申请手续较为繁琐且时效性较差。另外,2018年的规定依然存在试点国家和地区要求,对非试点地区的境外投资者形成一定限制。

  2019年以来,我国债券市场加快了对外开放步伐,推出放开外资机构银行间债券市场A类主承销牌照、允许外资机构对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的所有种类债券评级、允许同一境外主体QFII/RQFII和直接入市渠道下的债券进行非交易过户等一系列开放政策。目前,境外投资者可以通过QFII、RQFII和债券通等方式投资我国债券市场,交易所也正在研究施行与银行间市场债券通类似的机制,方便境外投资者进行投资。2019年9月,外汇局决定取消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以下合称“合格境外投资者”)投资额度限制,同时RQFII试点国家和地区限制也一并取消。具备相应资格的境外机构投资者,只需进行登记即可自主汇入资金开展符合规定的证券投资,境外投资者参与境内金融市场的便利性大幅提升。《规定》的落地即正式落实取消合格投资者投资额度限制这一举措。

  完善配套细则为境外投资者提供更大便利,开放之余强调风险防范

  在放开投资额度限制之外,新规还完善了QFII和RQFII配套措施。《规定》提出将实施本外币一体化管理,允许合格境外投资者自主选择汇入资金币种和时机,并且简化了投资者收益汇出的手续和材料要求。此前监管对境外投资者收益汇出的要求较为严格,汇出资金的话境外投资者需准备中国注册会计师出具的投资收益专项审计报告和税务备案表等材料,流程也相对繁琐,这或在一定程度上压制了外资投资的积极性。而按照新规,仅需提供完税承诺函,手续的简化使得境外投资者在资金出入方面得到更大自由。另外《规定》还取消托管人数量限制,从单家投资者只有境内单一托管人改为允许委托多家托管人,并实施主报告人制度。总体来看,上述一系列措施放宽了QFII和RQFII在资金管理等方面的限制,进一步便利境外投资者参与我国金融市场。

  值得关注的是,《规定》也强调了开放过程中的风险防范。《规定》完善了境外投资者投资外汇风险和投资风险的管理要求,如投资者汇出与汇入资金币种应保持一致、托管人应对资金进行真实性和合规性审查等,同时明确央行和外汇局会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在开放的环境下,我国金融市场面临的风险更加复杂,特别是放松资金流动限制也对风险防控提出更高要求。建立和完善覆盖风险识别、监测、响应等环节的跨境资本流动监测体系,及时对境外主体的交易行为进行审慎监管,对于防范大规模跨境资本流动引起市场波动、维护金融市场稳定来说或能起到积极作用。

  长期来看有望吸引更多外资流入,债市对外开放或更进一步

  合格境外投资者制度(QFII和RQFII)是我国金融市场开放的重要制度之一,近年来数百家机构通过这一渠道进入我国金融市场。截至2020年4月底,QFII和RQFII累计获批投资额度分别为1146.59亿美元和7130.92亿人民币,分别占总额度的38.22%和35.83%。在《规定》出台之前,QFII与RQFII的投资尚未受限于总额度,所以短期来看取消投资额度限制带来的增量资金可能有限。

  但长期来看,中诚信国际认为《规定》的积极意义不容忽视。新规既放松了投资额度限制,也简化了外资投资的操作流程,为境外投资者提供更大便利,这对于提升境外投资者参与我国债券市场的意愿和积极性、吸引更多外资流入无疑有着积极作用。同时这也有着积极的信号意义,有助于提升我国债券市场的国际认可度和完善投资者结构,进一步推动债券市场扩容,更好地发挥债券市场对实体经济的输血作用。

  近年来监管多措并举推进债券市场的对外开放,同时随着彭博巴克莱、摩根大通等国际主流指数逐步将我国债券纳入体系,愈来愈多境外资金流入我国债券市场,2020年一季度境外机构现券交易量同比增加129.5%,环比增加34.3%;另外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境外机构投资者已连续第16个月增持中国债券。考虑到目前我国债券收益率在国际上处于较好水平,中美利差也处于高位,我国债券对境外投资者仍有较大吸引力,在便利程度提升的情况下,债券市场的外资参与度和开放程度或更进一步。另外,4月国常会提到新增1万亿信用债净融资、5月国常会再次提前下达1万亿专项债额度,同时中诚信预估未来三季度仍有11万亿的信用债发行,国内债市供给压力可能有所增加,境外资金的流入或在一定程度上帮助缓解债市供给压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