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产能收官之战:各地钢铁集中发力 防范钢铁产能过剩任重道远

原标题:去产能收官之战:各地钢铁集中发力 防范钢铁产能过剩任重道远

2020年是钢铁行业去产能工作的收官之年,各地绷紧了神经,即将开启最后的去产能冲刺。

今年上半年,我国钢铁行业兼并重组、区域整合加快:中国宝武接连重组马钢、重钢,进一步扩大自己的版图;江苏徐州计划将18家钢铁企业优化整合形成2家大型钢铁联合企业,2020年实现钢铁产能下降30%以上的目标;河北邯郸提出,通过兼并重组,2020年将钢铁企业数量由17家整合为8家左右。

事实上,在此之前的6月1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六部门近日联合印发通知,要求尚未完成“十三五”去产能目标的地区和中央企业,要统筹推进各项工作,确保去产能任务在2020年底前全面完成。

然而,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信部下发“关于完善钢铁产能置换和项目备案工作的通知”指出,2016年以来,部分地区备案实施了一批钢铁产能置换项目,但从实际情况看,一些项目产能置换手续不完善,有的存在“打擦边球”借机扩大产能的问题,一些项目在布局、规模等方面缺乏统筹规划,影响了钢铁产业健康发展。

去产能工作迫在眉睫。在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看来,进一步化解过剩产能仍是近期的主要任务。

多位专家表示,防范钢铁产能过剩压力将长期存在。下一步钢铁行业将继续严禁扩大钢铁产能、降低产能置换比例,推动战略性重大兼并重组,开启从量变到质变的新一轮“去产能”。

去产能之困

2016年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要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强持续增长动力。着力化解过剩产能和降本增效。重点抓好钢铁、煤炭等困难行业去产能,坚持市场倒逼、企业主体、地方组织、中央支持,运用经济、法律等手段,严格控制新增产能,坚决淘汰落后产能,有序退出过剩产能。

两年后的2018年,全国已累计压减粗钢产能1.5亿吨以上,提前两年完成“十三五”去产能目标任务。

“我国提前2年完成1.5亿吨去产能上限目标,目前钢铁行业的去产能都是巩固原有的化解过剩产能成果,避免地条钢死灰复燃,避免已化解产能恢复生产,以及部分省市没有完成既定目标的收尾工作。因此,当前的去产能工作对产量影响不会太明显,不会引起产量的大幅下降。”王国清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同时,近4年来重点行业能效持续提升,粗钢、粗铜、氧化铝单位产品综合能耗分别下降4.9%、17.9%、7.8%。

在行业内人士看来,目前,我国钢铁行业“去产能”将进入量变到质变阶段,一方面形成具体总量控制,另一方面,则是调整产业链布局与结构,大幅提高产业集中度水平。

不过,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党委书记李新创发现,一边去产能,一边还有产能不断新增,今年,仍将有近8000万吨产能进行投产。

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黑色冶炼及冶延加工业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增速长期处于工业行业领先位置,月度均高出制造业投资增速21个百分点以上;同期,中国粗钢产量49901.1万吨,占全球粗钢产量的57%以上,累计日产274.18万吨,折合全年粗钢产量将突破10亿吨。特别是6月份日产粗钢首次突破300万吨,创历史新高。

“尽管严禁新增产能是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但部分企业仍存在新增产能零容忍高压态势下,不及时关停被置换产能,谋求以种种理由启动建设,时而发生违法违规问题。这已经成为去产能的最大弊端。”国家发展改革委产业发展司一级巡视员夏农此前表示。

工信部原材料司一级巡视员吕桂新也表示,由于钢铁行情见涨,一些地方和企业精打细算,一炉多分现象时有发生,玩数字游戏,加大了监管的难度。有的企业还存在以铸造生产铁合金打政策擦边球,弄虚作假。

“中国钢铁行业防范产能过剩的压力将长期存在。”李新创表示。

地方加速发力

不过,随着时间进入“倒计时”,地方去产能的脚步也更加紧迫起来。近期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连续出台措施,以确保在2020年年底前全面完成去产能任务。

为了更好开展下一阶段“去产能”,自今年1月24日起,我国已暂停钢铁产能置换和项目备案,同时要求各地区全面梳理2016年以来备案的钢铁产能项目(中央钢铁企业项目由所在地一并梳理),并开展自查自纠,确保项目符合安全、环保、能耗、质量、用地、产业政策和产能置换等相关要求,其中已投产的要确保被置换产能全部拆除到位。

在江苏徐州,7月1日,徐州宝丰特钢有限公司炼出最后一炉钢,正式关停;6月28日,徐钢集团两座550立方米高炉停止投料并逐步进行自然冷却降温;6月29日彭钢集团关停。至此,徐州市18家钢企仅剩徐钢、中新钢铁2家大型钢铁联合企业和金虹1家短流程生产钢企在产,其余15家钢企全部关停。

在新疆,山钢集团莱芜钢铁新疆有限公司、新疆昆玉钢铁有限公司和新疆青钢钢铁股份有限公司3家钢铁企业先后实现产能置换转移生铁154万吨、钢225万吨,为化解新疆地区钢铁过剩产能做出了新贡献。

山东6部门联合出台的《2020年山东省利用综合标准依法依规推动落后产能退出工作方案》显示,对落后产能,山东将通过依法关停、停业、关闭、取缔整个企业,或采取断电、断水,拆除动力装置,封存主体设备等措施加速钢铁、煤炭、水泥等行业落后产能退出。对钢铁行业能耗、电耗达不到强制性标准的产能,执行差别电价、阶梯电价、惩罚性电价和超定额用水累进加价等差别化能源资源价格。

山西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发布《山西省钢铁产业转型升级2020年行动计划》,提出通过实施重点项目、推进兼并重组、打造产业集群和优化产品结构,升级山西钢铁行业,推进其健康发展。

7月29日,河北省淘汰落后产能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了《河北省2020年利用综合标准依法依规推动落后产能退出工作方案》(冀淘汰办〔2020〕5号)的通知,将对全市重点行业进行了全面排查,并将已排查出的192项落后设备进行封存和拆除。

钢铁行业也发布配套方案《2020年钢铁化解过剩产能工作要点》,强化了相关的监督、响应机制以及处理办法,并从行业发展的角度提出未来的方向。随着政策的落地实施,将进一步优化钢铁行业运行环境,有利于钢铁行业绿色健康发展。

“通过集中整治,对过剩产能进行最后的收尾,这是收官之年的巩固之前工作成果的必要措施,也是查缺补漏的最佳方式之一。”王国清表示。(华夏时报)

扫二维码 3分钟在线开户 佣金低福利多 去产能收官之战:各地钢铁集中发力 防范钢铁产能过剩任重道远

相关文章